李毅中:计划生育政策不能动摇人口必须控制

2015-06-25

  谈4万亿出台内幕:当时经济形势不好,迫切需要稳增长

  谈大部制改革:应注重职能的转换,而非单纯的机构撤立

  3月,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李毅中,再次站在了媒体的聚光灯下。他回顾大部制改革,披露4万亿元经济刺激政策出台内幕,称产能过剩问题已很严重,每番言论都引来众多关注。

  谈4万亿出台内幕:

  当时最迫切是要稳增长

  5日,李毅中在分组讨论会发言时,回顾了2008年中央政府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时的政策出台过程,虽然时过境迁,但一些细节听起来仍让人感到震撼。

  李毅中说,2007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是“稳健的财政政策,适度从紧的货币政策”,同时还要防止经济过热。但仅半年时间,到2008年7月时,就改成了“积极的财政政策,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这是180度的转弯,是形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之。”

  “我记得在6月底,‘5·12’汶川地震刚刚安定下来,我陪总理到江苏无锡国棉一厂视察。这次视察前,不断有简报和信息反映纺织行业全行业亏损,出口出不去,导致出口型企业停产、关门、倒闭,工人下岗失业。”

  在现场的小型座谈会上,总理就问无锡国棉一厂的老总,“你讲讲纺织工业怎么了,出现了什么问题?”这个“老纺织”说,当时的纺织行业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困难的一年。“我们当时一听都一震。改革开放三十年形势大好,他怎么说最困难?”

  经过调查研究以后,政府很快做出了出口退税一次、两次、三次鼓励出口的一系列政策。后来经过调研,又出台了10个产业调整振兴规划,这个规划既不是中长期规划,也不是十一五、十二五规划,而是应对危机的三年里,要解决一些突出的问题。

  李毅中说,中央政府在2008年年底出台投资拉动政策,开始是2008年第四季度先拿了4000亿元,后来扩展到整个4万亿元的投入,中央财政拿出来10800亿元,现在是11200多亿元。

  “当时的经济形势非常不好。从工业来看,2008年6月份,当月工业增加值增幅16%,接着像过山车似的急剧下滑。”李毅中说,“经过中央的审时度势,各地方、各行业努力之后,必须承认中国是率先走出经济低谷的国家。”2009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开始回潮。

  李毅中说,这些措施也会产生一些负面影响,比如地方债务问题、产能过剩问题。“当时最迫切的任务是要稳定增长,不要使经济下滑,以致负增长。真如此,问题就严重了。工业如果负增长,GDP肯定就负了,那个影响就大了。所以,现在回过头来,要客观、科学地总结中央应对危机的一系列决策。”

  “我们要总结应对危机的经验,或者是教训。但是要在那个特定的环境下、特定的情况下采取一些非常规的措施,有些是迫不得已,第一,经济不能垮掉,企业不要垮掉,用张德江同志的话讲‘要留住企业这个根’,这些措施历史自有评说,我觉得现在不能反过来对应对危机的那些措施进行过多的指责,这也不是实事求是。”

  谈产能过剩:

  “问题已很严重,潜伏着危机”

  在媒体问到关于工业产能过剩的问题时,李毅中依然不改快人快语的风格,对中国工业面临的问题毫不回避。他说:“部分产业过剩或者严重过剩,这是不容争辩的问题。一方面这是经济发展中难以避免的,另一方面,这个问题已经很严重了,已经影响到经济的发展,潜伏着危机,潜伏着风险。”

  对于人口红利消失的问题,他说:“人口红利消失说严重了。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只要措施得当,怎么会出现劳动力紧张的状况?计划生育政策不能动摇,人口必须控制,不能因劳动力紧张就放松。”

  “铁面”部长

  其实很和蔼

  在中国官员中,李毅中是个传奇人物。他当过中石化老总、国资委主任。在国内煤矿事故不断之际,他临危受命担任国家安监局掌门人,用三年时间关闭矿井8884处,被网友们称为“中国出镜率最高、最劳累、最郁闷也最忧伤的部级官员”及“救火队长”。

  2008年大部制改革,工业和信息化部组建,他成为首任部长。2010年年底,他离开这一职位时,直言大部门制改革尚未完成。

  他以直谏敢言著称,人称“铁面部长”,然而真正见到他时,记者发现他很和蔼亲切。3月4日第一天分组讨论结束,他立刻被大批记者围住。整整半个多小时,他未移一步,很耐心地解答每一个问题。

  随后几天,李毅中的身影频频出现在新闻发布会及网络访谈现场。当本报记者问及他这几天的生活,他婉转地拒绝:“不谈个人吧。”李毅中还是很少笑容,问及原因,他也只说是“工作特点”。而媒体关注的工业产能过剩等诸多难题实在让他难展笑颜。

  谈大部制改革:

  不能只是单纯的机构撤立

  几天后,新一轮行政体制改革将开始。曾经最早经历大部制改革的李毅中亦有自己的想法。李毅中告诉本报记者,大部制改革最应该注重的是职能的转换,而不是单纯的机构撤立。“要按照政府工作报告里说的,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政事分开、政社分开,政府要转变职能,把不该管的、管不好的、管不了的事情尽可能地交给社会去办。”

  李毅中说,大部制改革,一定会出现大司局制,如果大部门里面搞几十个司,那就是换汤不换药。对于组建后的大部门,“相互融合促进团结是第一位的”。

  “大家来自不同部门,专业不一样,工作经历不一样,甚至工作作风、工作方法也不一样,而新的部门业务扩展了,原来懂的东西就会显得少,更需要互相学习,共同提高。”李毅中说。

  谈工业化:

  8年内要有显著的变化

  各种问题一个接一个抛向李毅中,他却依然淡定。对新型工业化、产业转型升级等话题信手拈来,侃侃而谈。各种数据纷繁复杂,但在他那里却有着清晰的定位,勾画出中国工业的真实图景。身为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他是最懂中国工业的人之一。

  十八大提出2020年要基本实现工业化。他说:“时间很短,8年,一晃就过去了,要解决的问题很多,首先要摸准中国工业经济存在的深层次问题和结构性矛盾。这些问题不可能8年内都解决,但不能没有显著的变化。”

(责任编辑:沈哲)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