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水污染”事件调查

2015-06-25

  高压水井向地下排污示意图

  2月11日,网民微博爆料称“山东省潍坊市许多化工厂、酒精厂、造纸厂发明新的排污方法,将污水通过高压水井压到地下1000多米的水层,将地下水彻底污染”,引发社会关注。2月14日,拥有300万粉丝的公益人邓飞在微博上转发这一消息,紧接着全国各地网友纷纷吐槽,开始晾晒自家周边的水环境。人们慢慢发现,山东潍坊水污染现象并不是特例,这样场景在全国各地已经上演多年。

  尽管该爆料网民随后称,“帖子内容自己也是听说并没有详细证据”,山东省、市、县三级环保部门17日也回应公众,“经过彻查并未发现帖子反映内容,并悬赏10万征集线索”,但人们不再满足于千米深层地下水是否被污染,而是觉得自己赖以生存、离自己最近的地表水环境也如此糟糕,水源已经到了亟待拯救的地步。

  排查了715家企业?

  2月17日,山东省环保厅回应称,获悉网络举报后立即责成相关部门组成调查组于2月14日下午3时进驻潍坊市进行暗查,截至2月18日上午,排查了715家企业,没有发现企业通过高压水井将污水排入地下。

  2天如何完成715家的排查?《公益时报》记者随即致电山东省环保厅,该厅宣教中心薛科长回应记者,“并不是2天时间,具体排查方案已经在《人民日报》公布”。

  根据《人民日报》报道,“排查从14日就已经开始,在715家企业中,环保部门现场检查的只有483家,另有138家市控企业、94家县控企业都装有自动在线监控设施,环保部门是通过网上在线监控进行排查的”。

  对此,邓飞对《公益时报》记者表示:“几天之内排查完数量如此之多的企业,暂且不说是否真实,但在环保部门要来排查之前,企业就已经知道媒体要来暗访并发出通知做好迎接准备。在这种情况下,有关部门的调查还有何意义呢?媒体不是法定的调查机构,没有调查权、鉴定权,媒体只负责记录、呈现当前事态,当地这样做势必造成更多公众猜疑。”

  举报如何处理

  就在山东省环保厅回应媒体的当天,17日潍坊市环保局发布了一则《关于对违法违规向地下灌注污水行为进行有奖举报的公告》,表示悬赏10万元奖励第一举报人,对协助有功人员也给予1万元奖励,并公布举报电话:12369。

  悬赏公告一出,次日就有媒体记者在山东省潍坊市的临朐县一工厂内拍摄到一处疑似高压排污的设备,同时配发3张图片,显示厂内一个硕大类似高压设备装置置于高处,有一处直径约为3米的污水槽连接一根约家用自来水管粗细的管子直通地下,但深入地下多少无从判断。

  同样也是在18日这天,邓飞微博又爆出另一路记者在山东潍坊寿光市南墙外杨树林发现了当地企业伟华化工厂的排污渗井,有媒体记者为验证是否是中空渗井,用一根三米竹竿插入缝隙,杆子末端沾满污水和污土,气味难闻,随即向潍坊市环保局举报。而20日该路记者再次探访时,该厂工人称上级命令紧急拆迁厂房。

  上述两条消息爆出立刻引爆网络,网友纷纷要求潍坊市环保局兑现承诺。《公益时报》记者致电山东省环保厅宣教中心薛科长,她表示:“该新闻省环保厅注意到了,已经派员下去调查,目前还没有调查结论,如有结论将会及时公布。”

  记者随后向潍坊市环保局反映2处疑似排污点并询问何时能够查处,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回复称:“我们这里只管记录投诉线索,对于之外事情并不了解,查处应该是稽查科。”

  在10万悬赏的高调下究竟征来多少线索,这些线索又是否一一查实?上述工作人员回应记者称,“10万奖金征集公告发出后,征集到不少线索,确切数目还没有统计”,他还特别指出,“这些反映排污线索中有些就是为拿10万奖金随口举报”。对于如何判定随意举报,这位工作人员并没有给出答案。

  “潍坊市环保局以公告形式发布,承诺10万悬赏征集非法排污线索,设立举报电话,就应该认真对待公众每一个举报信息。不能说没有调查结果,就去否定举报事实,这本身就不对,这是个常识性问题。”邓飞说。

  “深井排污”

  网帖中所称的高压注射千米井下进行排污一事是否可行?长期从事水利自然科技研究工作的武汉水利电力大学兼职教授、中国水利学会水利史研究会委员徐海亮在接受《公益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高压注射千米井下进行排污可能性不是太大,就当前我们的科学技术水平来说,对于地球内部的探究还处在一个很浅层的水平上。真是要在1000米地下甚至更深处打井随意排污就很危险,这破坏了地质结构层次,很容易污染地下水。如果完整来看地球纵、横面其内部地质结构本身就很复杂,我们会发现有些地下不全都是实心的,有些地方甚至是空的里面混有气体、液体、岩浆,经过地壳频繁活动,如地震、海啸迟早都要上升到地表最终出现到地面。”

  湖北一所中学高级物理教师张清森也表示:“人类对于地球内部的探究还是很有限,更深处是怎样的地质结构不了解,如果单从技术角度探讨,钻洞千余米甚至更深都是有可能的,但这样对于地球破坏也更大,在给学生的授课上我们也主张探明地球内部情况再付诸行动的理念。”

  早在2007年,媒体就有对地下打井数千米排污的公开报道。全球第一大钛白粉生产商美国杜邦公司曾选址山东省东营市投资10亿元兴建一个20万吨氯化法钛白粉项目,该项目生产的副产品废渣液计划通过高压灌注到距地面3000米的井下,但最终该项目由于环境保护专家的反对而没有实施。

  也有企业界人士对《公益时报》记者表示:“企业本身的水费中就已经包含了排污费用,用不着自己专门打井来进行排污。何况还是千米深井,从成本上算这笔账可能都划不来。当然,如果部分企业排污指标已经用完,也有可能进行偷排,这样就会冒很大的风险,一般大企业都不用这么做,地下水一旦被污染对谁都没好处。”

  环保NGO的视角

  颇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山东潍坊市环保部门悬赏10万征集排污线索后,多地出现了民众出钱邀环保官员下河游泳的网帖。

  有着多年公益环保经历的绿家园创始人汪永晨也对《公益时报》记者表示:“现在根本就不是什么悬赏征集线索的时候,你就应该把老百姓这么多年反映的水污染问题究竟是如何处理的,现状又是如何拿出调查治理结论来公示,而不是做些自证清白的工作,毕竟现在全国水污染严重已是一个事实。”

  “高压地下偷排一事受到公众高度关注、全国开花,应该来说是件好事,这足够引起人们的重视。往地下注水,首先你就应该告诉公众地下的地质结构状况,前提是这个是可行的。但是现在你都不告诉公众地质状况就往地下排放污水,这肯定容易引起公众的怀疑。据绿家园十多年调查地表水经历来看,我们的地下水不是正在被污染而是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再不进行有效保护可能今后会留下更大麻烦。”汪永晨对《公益时报》记者说。

  1996年成立的绿家园,发起和联合发起了许多活动,比如乐水行、北京观鸟活动等。

  如今,全国各地以此为主题的环保活动日益兴起,“乐水行”活动也是遍地开花,杭州、广州、襄阳、昆明和兰州都相继成立了自己的乐水行队伍,在每周末由当地的民间环保组织发起,带领市民行走在一条一条家乡河道旁,时刻关注着水环境变化,对公众水知识进行普及。

  “每一次水质监测都是对我们生存环境负责,这应该成为每个公民的环境责任。河流与人们生活的密切相关,改变其状况只依靠政府的行政命令显然不行,还需要公众的共同参与。山东潍坊地下水污染事件不应看做是一个孤立事件,应该建立长期有效的水环境保护治理机制。”汪永晨说。

  全国水资源现状堪忧

  山东潍坊被爆出地下水被污染事件后,水资源话题一下子被推到了舆论风口浪尖,各地网友纷纷晒出自己家乡水污染现状以求得公众关注。

  家住北京市朝阳区朝阳无限小区的刘女士就对记者表示,自己多年以前就不再喝家里自来水烧开的水了,全部引用桶装纯净水,这种水比烧开的自来水喝来舒服,小区大多数家庭也都已经引用桶装水多年。

  选择喝哪一种水本是公众自己的权利,但地下水被污染导致人们逐渐放弃饮用自来水却是不争事实。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马军在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采访时说:“中国目前水资源所面临的形势非常严峻,地表水资源受到了严重污染,特别是在我国城镇地区这样的污染更为严重。现在存在着这样的态势,当地经济越发达污染越严重。我国北方的海河、淮河和辽河,这些地方城市工业发达、人口密度大,地区污染尤为凸显。在南方太湖流域、巢湖、滇池,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马军认为,“这次事件中的山东潍坊就是以能源高耗能带动产能的经济发展方式,重污染企业比较密集,这些高耗能行业包括火电、钢铁、建材、化工、石化。我们在关注GDP增长的时候,实际上在付出非常非常昂贵的环境成本。”

  早在2011年,国务院批复了《全国地下水污染防治规划(2011-2020年)》,环保部会同国土资源部、水利部和财政部共同开展了“全国地下水基础环境状况调查评估”工作。调查发现,部分企业排污仍是造成我国地下水污染的重要原因。

  据了解,环保部将于近日组织开展以地下水污染防治为重点的“整治违法排污企业保障群众健康”环保专项行动,依法打击各类违法行为,巩固和提高我国水污染治理成果。

(责任编辑:沈哲)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