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的人口:奇迹,还是恶魔?

2015-06-25

  非洲:拥挤的大陆

  坐落在布基纳法索(Burkina Faso)首都瓦加杜古(Ouagadougou)郊区的玛丽斯特普诊所(Marie Stopes)近来完成了该国第一例输精管切除术,引发了公众的强烈抗议。有人评论道:“孩子是上天的恩赐,我们生得越多越好。”

  福兮祸兮?

  非洲人口结构独一无二,按照现在的出生率,到2045年,这片大陆上的人口将翻一番,达到20亿。利比里亚和尼日尔这样的国家人口依旧增长迅猛,到不了20年就会增长了一倍,在如此惊人的增长速度下,人们纷纷预测这些不能自给自足的国家将难逃灾难。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占世界人口的12%,57%的女性在分娩时丧命,婴儿死亡率为49%,艾滋病感染率为67%.

  家庭成员收缩是全世界盛行的趋势,非洲也在向着这一趋势转变。北非国家中一个家庭通常有两个孩子。即便排除北非地区,撒哈拉沙漠以南有些国家出生率也相对较低,比如南非,一个家庭一般只有三个孩子。在赞比亚的卢萨卡(Lusaka)和刚果的金沙萨(Kinshasa)这种大城市里,出生率不超过四个,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aba),每个家庭只有两个孩子。出生率降低后,相对于儿童和老年人,工作适龄人口数量有所提升,从而可以为国家创造经济效益,于是,人们觉得人口收益指日可待。

  收益与灾难哪个更有可能发生?让我们先来把非洲和世界其他地方进行比较。亚洲和拉美的出生率分别从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开始普遍下降,下降速度极快且一发不可收拾。妇女希望孕育孩子的数量从六个下降到两个。生育率还在不断降低。避孕工具普及速度非常快。某种避孕工具先在城市流行,一两年后偏远农村目不识丁的妇女就会开始使用,这给计划生育工作者带来了不小的惊奇。生育率持续快速下降的现象现在看来十分平常:联合国据此推断全球平均出生率将与替代生育率持平。

  反世界之道而行

  不过这种平均比率并不适用于非洲。包括尼日尔和乌干达在内的许多国家出生率仍在攀升。而在出生率降低的国家当中,其速度也要低于亚洲。截止到1985年,东亚出生率在20年内降低了一半还多。而在喀麦隆,过去20年当中生育率从5.7个减少到4.7个,仅仅降低了一个。加纳和肯尼亚等8个非洲国家生育率停止下降,也就是说虽然出生率曾有所下降,不过之后就维持在5个左右。别的地方也有生育下降率停滞情况,阿根廷的出生率数十年来一直维持在3个左右。韩国和哥斯达黎加也有过同样的情况。然而非洲的停滞现象十分常见,又如此之快的进入下降停滞期。在这一点上其他大陆均无法望其项背。

  20世纪70年代,非洲出生率高的主要原因是文化差异。比起其他地方,非洲一个家庭人口越多,其地位就越重要,孩子们通常都是由亲戚带大,这大大降低了父母养育子女的成本,儿童的隐性成本也随之减少。随着出生率开始出现下降趋势,其他原因也浮出水面。

  相比亚洲,非洲计划生育项目发展滞后。据估计四分之一的已婚妇女希望得到避孕工具,但是却不能如愿。这一点则反映出过去15年当中计划生育工作得到的援助越来越少,同时政治人物在降低非洲出生率方面也颇为举棋不定。乌干达总统曾在一次学生集会时表示“你们的任务就是生儿育女”.乌干达的一位村长说道:“我们必须多子多孙,这样才能赶走入侵者,保护我们的土地。”

  然而,文化上的阻力,避孕工具的缺乏以及政治人物控制人口数量的意愿薄弱等等并非全部原因所在。在马拉维,1998年时只有17%的女性使用现代避孕工具,到了2010年这一比率增加到了42%,但是该国出生率仅略有下降,因此,必须从别的方面入手。大致概括起来有两种方式可以控制出生率:一是快要孩子,然后使用避孕工具避免再次怀孕,二是隔一段较长的时间再要另一个孩子。传统上许多非洲人都选择第二种方法,现在都使用避孕工具来延长生下一个孩子的间隔时间。南非两个孩子之间平均间隔时间为四年。通过这种控制方法,出生率的确有所下降,不过并没有第一种方法效果显着。

  路在何方

  这些原因解释了为什么生育率在非洲的下降至今仍不明显。如果非洲创造出降低生育率的各方面条件,那么生育率可能加速下降。但是,同样可能的是,非洲的人口结构的转型可能与亚洲的“金标准”的不同:生育率降低可能仅仅是星星点点的发生,以城市和少数几个国家为代表。这也意味着,除非非洲减少农村生育率,否则其无法达更替水平。

  这可能需要几年时间,但是人们的态度已经开始发生变化。塞内加尔的农村妇女说,她们永远不会使用避孕药,但大家都知道避孕药品如何使用以及如何得到它。在布基纳法索,输精管结扎术并没有吓倒所有人。第二天,该诊所就进行了另外两例手术。(据《经济学人》)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