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儿童:让孩子重回轨道

2015-06-25

铁路儿童:让孩子重回轨道

  家中7个兄弟姐妹排行最小的尼拉杰,独自一人在查巴格火车站贩卖口香糖。

铁路儿童:让孩子重回轨道

  外派人员在劝说10岁的罗西特前往救助中心,这个小男孩刚走下一列火车。

铁路儿童:让孩子重回轨道

  在厄萨斯救助中心上课的马丹·巴哈杜尔,他从尼泊尔的家中出走至此。

铁路儿童:让孩子重回轨道

  厄萨斯救助中心的离家出走儿童与流浪儿童

  一个月前,13岁的马丹·巴哈杜尔(Madan Bahadur)和他的两个小伙伴逃离了他们在印度和尼泊尔边境上那贫穷的村庄,偷偷混上了开往印度北方邦首府勒克瑙(Lucknow)的火车。

  “我觉得勒克瑙要比我家乡好,我也许能在这儿找到工作。”马丹解释道。

  勒克瑙的查巴格(Charbagh)火车站,人群熙来攘往。若是在五年前,这三个孩子很有可能就此落入街头团伙的手中,被强迫向路人兜售饮料、捡空瓶子以换取食物和保护;他们更有可能被劝说,以吸食白粉带来的片刻满足感抵消饥肠辘辘的难忍时刻,进而触犯无法挽回的罪行。

  但当这几名无人照料的流浪儿童的命运,在他们到达查巴格火车站的时候,却发生了意外的转折。“铁路儿童(Railway Children)”,这家来自英国的慈善团体,让这几名孩子和众多处境危险的青少年们远离了风餐露宿和街头暴力。

  让儿童放心行走

  在勒克瑙,“铁路儿童”出资并协助当地一个名为厄萨斯(Ehsaas)的街头儿童拯救组织,与铁路官员、沿线上的警察、商贩及搬运工联合建立了一个机制,确认并帮助那些在火车站内形单影只的孩童。

  就在马丹和他的伙伴出现在火车站数个小时后,他们已经被厄萨斯派出的一名工作人员带到了他们的救助中心--在那里,他们有了食物和放心睡觉的地方。经过培训的训导师也开始和他们谈话,让他们仔细考虑自己的将来,并立即展开寻找他们远在尼泊尔家人的工作。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内,经过训导师数次耐心的开导,他们三人终于在上个周末同意回家了,他们的家人也都相继赶到了这里。“我不知道他是身在印度,还是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马丹的妈妈阿什密塔(Ashmita)在和儿子重聚的时刻,无法掩饰自己激动的心情。

  如今,“铁路儿童”与这些爱心组织以及印度政府一道,让查巴格火车站的口号成为现实--成为印度第一个让儿童放心行走的火车站。

  火车站的儿童导师

  1995年,“铁路儿童”由时任英国铁路公司(British Rail)的铁路安全主任大卫·梅德门特(David Maidment)成立。当年,大卫在孟买的维多利亚火车站(Victoria Terminus)外目睹了一名7岁的小女孩鞭打自己以博取同情后,就一头钻进了调查街头儿童处境的工作中去。他发现,虽然很多慈善团体都竭力帮助街头流浪儿童,但很少团体能在这些孩子的流浪初期开展有策略性的介入。“铁路儿童”由此诞生。

  “所有组织都是在帮助那些流浪已久的孩子重塑人生,”CEO特瑞娜·基尼(Terina Keene)说,“但却没有在这些孩子飘泊街头之初进行早期的介入”.

  今天,“铁路儿童”在印度、非洲东部和英国本土开展相关工作,每年帮助约5万名儿童摆脱困境,他们的年预算为280万英镑。他们的大部分工作在交通中转站点展开,寻找离家出走的儿童,帮助他们和家人团聚。对于一些在家中遭受虐待的儿童,如果回家不是他们最好的出路,“铁路儿童”则成为了他们的新家。

  在印度,“铁路儿童”的工作集中在火车站,这是由于印度铁路在全国交通系统中发挥的绝对作用,而且许多流浪儿童来到火车站后通常都长久聚集于此。

  据“铁路儿童”统计,在印度,约有11万2千名儿童流浪在全国60所主要的火车站。这些儿童通常被街头团伙控制,以小生意度日,而这些街头团伙的头目原本也大多是流浪于街头。

  在多数的火车站,这些街头儿童通常都被当地部门当做“麻烦”而视而不见,也就是在有重要宾客出入火车站的时候才将他们暂时驱赶。但在查巴格火车站,经过培训的铁路员工、警察和商贩则将他们视为需要关爱的受害者。与此同时,大部分的街头团伙也都因此撤离了这个车站。

  不爱说话的新来者

  自2010年1月起,查巴格火车站的警力先后将1200名左右无人照料的儿童转移到了厄萨斯等数家救助儿童的当地团体。训导师则在这些团体中帮助儿童思考人生的大方向。这是一个需要时间的工作,因为许多孩子在一开始都不愿意讲出自己真实的一面。

  22岁的萨诺杰·库马尔(Sanoj Kumar)是厄萨斯的一名外派员工,他本身就是一名流浪儿童,在父母离世后流浪于查巴格火车站。萨诺杰亲眼见证了许多毒品和暴力摧毁流浪儿童一生的鲜活案例。这周六的早晨,他在车站发现了一名疑似流浪儿童。上穿邋遢的T恤、下穿条纹运动裤、脚踩一双廉价的拖鞋,12岁的穆克什·萨阿(Mukesh Shah)除了手握一张去新德里的火车票,身上再别无他物。

  这个孩子说他的妈妈让他去找他在新德里的哥哥会合,他哥哥本应来这个站接他,而他并没有哥哥的电话号码。而再接下来的数个问题都只换来孩子的沉默。

  最终,萨诺杰说服了这个孩子,跟自己前往厄萨斯的救助中心,并答应他什么时候想离开都行。刚一到中心,孩子立马告诉一名训导师,他其实是和一个带他出来的邻居走丢了,邻居本来是要带他去西边的古杰拉特邦(Gujarat)找工作。可后来,他又改口坚称是他妈妈让他去新德里找哥哥。

  夜晚来临,孩子的谜团还没解开,但他已经退掉了手里的火车票,选择留在救助中心。这是他这一天第一次露出一丝微笑,他说:“我决定暂时留在这了,反正我什么时候都能去找我的哥哥。”

  (据《金融时报》 高文兴/译)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