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阳光雨露到社会责任

2015-06-25

文/李岩  图/CFP

 

红色旅游已成为带动革命老区发展及老区人民脱贫致富的经济工程,它使得旅游事业与经济发展、民族振兴、人民生活提高更密切地结合起来。 

    距离延安170公里的陕西省吴起县,县城人口不足7万,在这里乘坐出租车即使跑遍全城,也不过只要5块钱。
    吴起县城依洛河而建,东西长南北短,以“长征”命名的广场、街道、商店随处可见。老区吴起素有陕北“西藏”之称,自然条件差,基础设施薄弱。上世纪90年代起,依托石油资源开始经济提升。从2000年第一届全国百强县评比时的1440位,到2008年的136位,9年间,提升速度居全国第二。
    石油富城。随着县域经济快速发展,农民工大量涌入城镇。“在吴起,已经没有了希望小学,我们也不需要。”县教育局副局长齐祥飞说。

    光环庇护下的新问题

    吴起富了,但六盘山区、秦巴山区等连片的特困革命老区,还在等待救济。
    在我国有1389个革命老区县(市、旗、区),分布在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因各地资质不同,在市场经济下呈现出不同的发展状况。
富有的吴起,财政增长速度远远快于居民收入,财政的富裕掩盖了老百姓的贫穷。这样的例子,在近几年煤炭、石油、天然气资源富集区并不鲜见。
    于是吴起决定实施免费教育以促进社会公平,地方财政先后投入5.2亿元对所有校园进行改扩建,并实现硬件条件的均衡化。同时又投入1.4亿元,在所有校园配备最为先进的教学设备、多媒体设施,并投入2980万元建设教育信息平台。除了硬件投入之外,吴起普通教师的月工资在3000元左右。自2006年至今,吴起县的教育开支花了8个多亿。
    另一方面,很多地区愿以老区自居,以贫困示人。在自由竞争为主导的市场经济面前,“老区”的光环着实吸引了大量的财政支持和社会关注。
    “但这种扶持既有积极作用,也有负面影响。就如同人体生长需要血液一样,一旦输血过多,造血功能就会萎缩。部分老区当地干部群众‘等、靠、要’思想日趋严重。” 赵新朝于2000年调任河北省平山县委书记,作为革命老区和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平山每年享受国家一定的定额补贴和项目资金。但赵新朝认为,平山广阔的山场资源可以发展林果业、养殖业等,成为农民增收的重要财源。如果长期不去开发,不仅变不成财富,反而会被干部群众视作包袱。“我们能要到民生资金,但要不来存款;能要来温饱,但要不来富裕。老区不能依赖‘等、靠、要’,否则发展就会萎缩。”
    老区经济属于追赶型经济,其发展背后所面临的问题不可能脱离中国社会发展的整体状况。上世纪90年代,平山也曾走过“靠山吃山不养山,靠水吃水不养水”的路子,结果山越开越荒,树越砍越少,水质越来越差,生态环境不断恶化,山区群众不仅没有走出贫穷的困境,还不断遭受洪水、泥石流的威胁。结果是不但没能强县,反而道路越走越窄。
    今天公益组织所面临的虽不乏老区家庭贫困孩子辍学的现象还较严重,因交通不便、医疗资源匮乏,有病未能及时治疗导致死亡,居民参与政治的意识还普遍不高等老问题,但环境污染、留守儿童、生态移民等新问题接踵而来,需要公益组织寻找自己新的着力点。

      寻找当地发展模式

 

在革命老区金寨县,六(安)武(汉)高速公路安徽段正式开工。“高速公路修到我家门口,太高兴了!”两位老人在六(安)武(汉)高速公路安徽段线路图前高兴地寻找自己家的位置。

    “长期以来,公益组织在老区开展的项目主要分为两部分,一是增加福利,二是帮助当地探索发展道路。现在情况主要是第一种为主,但我更倾向第二种。”近年,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公益研究中心主任陶传进的身影经常出现在公益项目评选的评委席上,他认为,公益组织不应该简单局限在老区需要什么,更应该关注公益组织应该做什么。“这需要探索一条促进老区当地自己追求发展的道路,最好是开发一种模式,这个模式未必是让他们生活一下变得多么好,但一定要符合社会发展的整体趋势。”
    所谓模式,按1997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解释,是指“某种事物的标准形式或使人可以照着做的标准样式”。国家经济与社会发展,是多种模式的集合,是一个时代多种阶段的探索,公益事业的发展也同样面临着探索期。
    通常汶川大地震被视为中国公益事业发展的一个里程碑。因灾难,中国的公益组织开始反思,开始活跃。
    就在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的2008年5月26日,北京地球村环境文化中心创办人廖晓义带着资金、技术、管理、团队和专家来到四川彭州大坪山的大坪村,她要探索一种不同于华尔街的生活方式——建既低碳又要高能量的乐和家园。其建房方案是乡情小聚落,金木水火土五个蹲,每个蹲有一个蹲长,多出来的宅基地建乡村旅游的客栈,营造可持续的生态环境。“你给当地村民最大的救助是什么?就是帮助他建立安居乐业的基础。”廖晓义称。
    老区在发展中首先面临的是生态环境脆弱,而无法安居乐业。对此,生态移民被列入各地政府的考虑范围。2008年,宁夏回族自治区盐池县政府开始着手把居住在偏远分散、生态失衡、干旱缺水地区的贫困人口有步骤地整村搬迁到临城、倚水、靠路的地方发展。“以前住的是窑洞,喝的苦咸水,靠天吃饭还年年遇旱灾。如今我们是住砖瓦房、喝自来水,真是美啊!”从盐池县麻黄山乡麻黄山村搬迁到生态移民新村的苏生尼非常开心。
    但如何保证搬迁下来的农户搬得出、留得住、能致富?
    在经济不发达地区不能不强调“创业文化”。在封闭而又恶劣的环境下,不仅无法从自然界取得更多的生活资源,而且常常受到各种自然灾害的严酷摆布,感到自己的渺小,久而久之形成“贫穷文化”。
    在灾区大坪村,廖晓义的团队帮助当地村民在乐和家园建立起村民生态协会,村民在“乐和家园”协议书上摁下手印,支持集体修建生态民居,支持建立手工刺绣、养殖、蔬菜种植等经济共同体。地球村依托中国五千年的农耕文化,以乡村为主体的城乡统筹,完整提出包括绿色生计、绿色生活、绿色伦理、绿色参与、绿色养生、绿色安全的绿色乡村模式。
    乐和家园模式是否可以在老区的移民新村复制?是有待改良,还是可供参考?毫无疑问在老区发展中最有尊严的扶贫就是帮他们建立起自己能够脱贫的机制。
    在中国现代公益事业的长期探索中,形形色色的公益组织,各种各样的公益项目如雨后春笋般显示出其勃勃生机。老区因其自然和历史的先天禀赋,也为公益组织工作的开展、项目的创新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是曾在民政部工作20多年的“老民政”,他说:“现有的许多公益项目还缺少对老区状况的系统分析。在做设计项目时,我们要把老区的需求分类,把慈善工作,从阳光雨露变成一种社会责任。”老区多元的发展状况,使公益组织在老区开展的传统项目面临挑战。
    公益精神的弱联结

 

中华慈善大使周森将10万元人民币和20套助学电脑捐赠给山西的革命老区,以帮助贫困失

学儿童重返校园。
    2010年夏天,家在江西省丰城市桥东镇的思雯踏进了上海市东方医院,作为“东方华润 心系老区”项目救治的先天性心脏病小患者,她的治疗费用由江西省民政“大病救助”基金与新农合(或城镇基本医疗保险)报销45%,而剩下的55%则由“东方华润 心系老区”慈善基金解决。
    江西省副省长熊盛文认为,在我国社会福利整体水平较低的情况下,发展医疗慈善救助事业,不仅能够解决弱势社会成员的即时困境、改善民生状况,还可有效弥补政府在社会保障方面的投入不足,是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补充。
    社会保障和慈善救助都是基于人类相互援助的伦理关系基础上的规范形态。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的决议中指出,要着力“健全社会保障、社会救助、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相衔接的社会保障体系”,凸显了慈善事业对整个社会保障体系的补充作用。
    项目合作方之一上海华润船务公司的加入,显示了现代慈善事业中的另一股力量。作为企业,在老区的发展中其充当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从积极捐资兴办教育培训机构、发展非营利性的乡村敬老院、孤儿院等,到投资办厂,就近消纳富余劳动力,提高农产品附加值等等。企业不仅可以通过自身力量提高老区人民生活幸福指数,还在与公益组织的联合中,使其社会责任的履行更加专业化。
    从2010年7月启动到2011年3月,“东方华润 心系老区”项目多方联手,共救助江西省贫困先心患儿202人,成功率100%。仅仅8个多月的时间,小思雯就像换了一个人。“跑跑跳跳不会喘了,穿裙子上学就算变天也不怕感冒了。”思雯妈脸上的愁云终于散去。

上一篇:无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