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女子22年收养58名孤残儿童负债百万

2015-06-25

来源:人民日报 

山西女子22年收养58名孤残儿童负债百万

2月6日元宵节,陈玉芳不仅给孩子们做了传统的“大杂饭”,还做了几样可口的菜

  22年来,她先后收养了58个孤残孩子,对他们管吃、管住、管教育、管做人,一直管到成家立业才放心。她办学,却不为挣钱,即使负债累累,仍不放弃孤残儿,只缘她“看不得娃恓惶”.她就是山西临猗县博达学校董事长、共产党员陈玉芳。

  【镜头一】

  2012年元宵节,天刚亮,陈玉芳就在厨房忙上了。按当地风俗,这天早饭要吃“大杂饭”.虽然昨晚已包好了饺子,但因做的饭量大,她还是有些着急--吃饭的人太多了,单孤儿娃就17个,加上特教班的残疾孩子和自家儿女,3桌都坐不下呢。

  这17个孤儿娃只是陈玉芳众多孩子的一部分。22年,她先后收养了58个孤残孩子。这些孤残娃,只要进了陈玉芳家的门,便是膝下儿女,再无里外之分。用儿子陈智的话说,她待孤儿娃,比对亲儿孙更亲。

  孤儿赵春萌就深有体会。今年18岁的她,已在这个大家庭里度过了6个春秋,6月份就要参加高考了。春萌1岁多父母就离了婚,5岁时爸爸又离家出走。一贫如洗的家里,只剩下年迈多病的爷爷奶奶。在春萌童年的记忆中,家里总是黑乎乎的,饭桌上永远只有萝卜、白菜和馒头。她曾暗下决心,一定要考上大学,让爷爷奶奶过上好日子。可上完小学,家里却再无力供她上初中了。眼看就要开学,春萌把自己捂在被子里哭了一宿。第二天,12岁的她扛着锄头下了地……

  就在这时,经临猗县妇联介绍,陈玉芳决定收养小春萌,就在自己的学校上学。听到这个消息,小春萌整整一晚上都没敢睡,生怕醒来是一场梦。

  让她更没想到的是,在陈玉芳身上,她还找到了已经遗失的母爱。

  2007年过完年刚开学,春萌不慎出了车祸,左腿三处骨折。从检查到手术,一天一夜,陈玉芳和丈夫守在医院滴水未进。麻醉一散,春萌开始觉得疼了。陈玉芳见娃直咬嘴唇,就伸了根手指在她嘴边:“你实在疼得厉害,就咬我的手吧。”

  春萌住院期间,学校正忙,但陈玉芳仍坚持每天去医院看她,饭盒里带的不是排骨就是鱼,啥有营养做啥。“她和伯一来,我就觉得很幸福。”

  陈玉芳对她的这些孤儿娃都一样,不只管吃、管住、管看病,还管教育、管做人,一直管到成家立业才放心。

  【镜头二】

  2011年初夏的一天,夜深人静,陈玉芳唤醒丈夫陈天力,让他用摩托车把自己载到地里。对着空旷的原野,她双手使劲捶着自己的胸口,大声哭着喊着,发泄心中的压抑。

  几天前,女儿再次劝陈玉芳把这些孤儿娃送走,为此两人还吵了起来。也不是女儿没爱心、不明事理,实在是她家的情况太困难,熬不下去了。

  早在上世纪80年代,陈玉芳就在村里办起了缝纫班,后又扩建成服装厂,生意做得格外红火,成了临猗县知名女企业家和致富带头人。2002年,她又投资数百万元创办了博达学校。

  但她办学,却不为挣钱。当时县里学校收费高,附近村子很多家境不好的孩子都辍了学,让打小没念过几年书的陈玉芳格外焦心。她收养的孤残娃,也得有个受教育的地儿,以后好谋生路。

  博达学校收费标准本就很低,但是家里困难的学生,只要从作业本上撕下一页纸,简单写个贫困助学申请,陈玉芳还给娃免学费,甚至倒贴生活费。

  起初,有服装厂做后盾,学校还勉强维持得住。2009年,厂子陷入困境,原本就不盈利的学校成了一个大包袱。到2011年5月,陈玉芳已负债263万元,全家人不得不靠借钱过日子。

  2011年7月14日,陈玉芳摸遍所有口袋,只剩下3块钱。她想起家里一张旧卡上还有50元,便打发丈夫老陈去镇上取。可老陈出门3块钱也不够呀,没办法只好跟小孙女说了半天好话,从娃手里又拿了2块钱。取钱回来,老陈把学校一些烂纸箱子收拾收拾,卖了40多元,这才够了当天的饭钱。

  就这,孤残娃们也不让她省心,不是这个打架了,就是那个闯祸了。加之孩子多数心理偏激又敏感,打不得骂不得,闹得陈玉芳的喉痉挛一犯再犯。医生说,再不注意,说不定命都要搁在这病上。

  经济上出了问题,身体条件又不允许,起初是亲戚朋友,后来连一贯支持她的家人也开始劝陈玉芳放弃孤残儿。

  “说没动摇过,那是骗人,可娃们能去哪?再成没家的恓惶娃?不行!”几经纠结,陈玉芳熬煎着又坚持了下来。

  【镜头三】

  “妈,祝您新年快乐!”接过培德特意从北京买回的新衣服,望着长大成人的娃,陈玉芳眼圈一红,落下幸福的泪花。

  培德原是个放羊的孤儿,15岁才被当地政府送进博达学校。性格孤僻又倔强的他,以前可没少给陈玉芳惹麻烦。如今,他在北京打工,一个月挣好几千,这次春节回来,给陈玉芳又是买营养品又是买衣服。

  朱峰一家也拎着大包小包拜年来了。在政府机关任职的他,是陈玉芳收养的孩子里最有出息的一个。朱峰结婚,陈玉芳为他置办了当时时兴的四大件;朱峰孩子满月,她更是小衣、小袄样样备齐,比自个儿娃有孩子还上心。

  自陈玉芳的事迹传开后,当地掀起了“学玉芳、献爱心”的热潮,许多单位、个人纷纷组织捐款,帮她渡过难关。一名不愿留下姓名的农民工,硬要从他仅有的1000元工资中每月拿出100元支持陈玉芳。

  “那么多人给咱捐款,说明世上还是好人多,可养娃是咱自个儿要做的事,咋能连累别人呢?”去年,陈玉芳组织人做了一批龙饰挂件,销售得很好,今年她打算制作更多的手工艺品投放市场,靠自个儿挣钱把身边这些孤残娃养大成人。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