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壹基金:透明成关键词 未来三年合力转型

2015-06-25

来源:公益时报  作者:陈江宏
[导读]壹基金理事会决定,在2012年除了做好搭建专业透明的公益平台,专注灾害救助、儿童关怀、公益人才培养等原有项目工作外,“公益网台”和“丝带志愿者计划”两大项目也即将走上台面。秘书长杨鹏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壹基金在2012年将努力做好月捐

壹基金

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壹基金理事长周其仁出席公益壹家人年度交流会

壹基金志愿者

壹基金丝带志愿者

玉树灾民感谢壹基金

玉树酥油灯之家扎噶老师带来高原的祝福

壹基金自律联盟USDO倡议公益机构透明、真实地披露信息

  壹基金自律联盟USDO倡议倡导公益机构透明、真实地披露信息

  ■ 本报记者 陈江宏

  依旧是1月11日,深圳冬日暖阳下吹来徐徐海风。依旧是满眼的白色和蓝色,这是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下简称壹基金)标志性的颜色,会场里的人无一例外将一条蓝色丝巾系在颈下,也是将关注和责任紧紧系住。这一天,壹基金满周岁了。

  去年的这一天,壹基金落户深圳,轰动一时。去年的这一年,在壹基金之后,深圳新成立了11家基金会,包括2家公募基金会和9家非公募基金会,这些新注册成立的基金会数量是前两年的近两倍。

  这一天,李连杰再次弯腰深深地鞠躬:虽然2011年中国慈善经历了很多事,但我相信中国的慈善公益事业未来会很美好,同仁们需要自我完善、自我提升。尽管我为壹基金找了很多专家来监督,但壹基金还有不完善的地方,仍需改进。因为,看好每一分钱,不是一分钟,是一生!

  这一年,壹基金总收入1.0839亿元,运作117个项目,总支出7240万元。目前,它已是中国知名度最高的公募基金会之一,未来,它要做透明度最高的基金会。

  如果将壹基金这一年的遭遇比作一场战争的话,壹基金秘书长杨鹏无疑是冲在最前面的人。“这是打仗的一年,总算闯过了一小关。”1月11日傍晚,杨鹏静静坐在偌大的会场,轻轻吁了一口气。这个自言喜欢做事、行动,不愿空谈、坐等的中年学者,在2012年将带领壹基金继续“闯关”.在他身后默默的是,壹基金分布在深圳、北京、上海和成都四地,共37人的专职工作人员的日夜辛劳。

  六个小时前,壹基金结束了上午的理事会。2012年除了做好搭建专业透明的公益平台,专注灾害救助、儿童关怀、公益人才培养等原有项目工作外,“公益网台”和“丝带志愿者计划”两大项目也即将走上台面。

  四个小时前,这个位于招商银行内的会场里,一度人头攒动,到场嘉宾除了有身担其理事职责的商界大佬,还有广东省社会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深圳市前民政局局长刘润华,深圳市民间组织管理局局长马宏等政府官员。此外,壹基金在各地的合作伙伴也拖着旅行箱前来参会。“去年媒体多过基金会的人,今年是伙伴多过媒体了。”马宏说。

  刘润华获奖 称沾了壹基金的光

  “丝带志愿者计划”在当天下午的年度交流会上揭开了面纱:壹基金将志愿者分为蓝丝带志愿者、紫丝带志愿者和红丝带志愿者。“蓝丝带”用以表彰借助自身的公众影响力和号召力推广壹基金理念,为壹基金贡献知识和技能的个人志愿者;“紫丝带”用以表彰带领企业投身公益事业的企业家志愿者;“红丝带”则表彰长期为壹基金提供专业服务、支持和捐赠渠道的专业合作机构。

  因为“请”进壹基金而备受关注的深圳前民政局局长刘润华,毫无悬念地出现在发布会现场。去年,随着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的横空出世,刘润华也开始走入了人们的视线。这场年底交流会上,他被授予蓝丝带,即便在调任至省级政府部门工作后,人们依然习惯称呼他“刘局”.

  提到在壹基金周年交流会上领奖,刘润华自然心中充满感慨:“最近,我接连获得各种公益奖项,连颁奖词都毫无例外地提到,我获奖的原因之一是将壹基金迎进深圳。感谢壹基金,感谢连杰,让我沾光了。”

  走下台的刘润华,随手将一张纸交到了杨鹏手里。如果不是杨鹏解释,没有人知道这是刘润华新近收到的一笔1000多元的稿费,这大概算是他新年来第一笔给壹基金的捐赠。

  台下刘润华昔日的部下,深圳民管局局长马宏形容壹基金一年前落地深圳,是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做了正确的事情。在一年后来看,“深圳壹基金”的落地不仅给深圳本地的公益界带来一股清新之风,更有力地动员起了公众参与公益行动,引导资源向公益领域倾斜。

  就在壹基金落户深圳后,2011年,深圳新成立了11家基金会,包括2家公募基金会和9家非公募基金会,这些新注册成立的基金会数量是前两年的近两倍。而除了基金会,其他各种公益组织也在以成倍的速度增长。仅去年前9个月,深圳登记的包括公益组织在内的市级社会组织数量是110家,保持了从2000年开始15%的增长率。

  90分团队未来三年合力转型

  “去年7月以前,一度乱成了一锅粥。”杨鹏微微一笑,有很多人离开,先后有6个总监离职,平均每两个月就走一名总监,但是减员不能影响事情推进。

  “我给自己打70分,给我的团队打90分。”杨鹏认为,深圳壹基金在2011年中的表现令人满意,并且也得到了理事会的认可。

  对于“壹基金”创始人李连杰来说,这一年的“深圳壹基金”的成长史,也是在完成自己“去李连杰化”的重新定位过程。“以前我白天晚上在开会,白天晚上在找赞助。白天晚上在资助下边找着推广的、宣传的……现在就是都由我们执行团队、秘书处在全权负责。”李连杰表示,现在自己在深圳壹基金中除了“资深理事”的身份,就是一名“志愿者”.

  2011年,是去李连杰化的一年,也是壹基金转型的一年。

  去年7月15日,在经历半年后的深思熟虑后,壹基金发布了“一个平台+三个领域”的战略规划。壹基金将致力搭建专业透明的公益平台,专注于灾害救助、儿童关怀和公益人才培养这三个领域。

  然而仅37名专职工作人员,不可能包办一切。壹基金的定位偏向于资助型基金会,怎样给善款找到安全可靠的使用通道,是头等大事。由此,壹基金将手伸向了众多草根NGO,并依托甄选培养枢纽机构进行扩散。而壹基金自2007年举办的“典范工程”,无疑是最好的借力。

  以“海洋天堂”计划为例,该计划致力于帮扶自闭症儿童、脑瘫儿童和罕见病儿童这三类特殊病儿童。壹基金对这三类儿童分别搭建了一套组织架构,每个架构下都设有若干“枢纽机构”,再由枢纽机构统筹支持相关领域的草根NGO对符合条件的儿童进行全方位帮助。

  而李连杰本人反复提到一个词用以形容目前的深圳壹基金--它正处在“转型过渡期”,在经历三年之后,将使用更顺畅的运作机制,真正实现壹基金的宗旨“尽我所能,人人公益。”

  深圳民间组织管理局局长马宏作为壹基金在深圳登记注册的见证人,她认为,壹基金正在由一个运作型基金会向资助型基金会转变,它整合了公益链条上下游资源,打通了公益界的一个微循环。“壹基金将筹款与用款分开,发挥了一个公募基金会的作用。它与行业内的专业机构合作,利用他们的平台做公益,既为民间机构输入了资金,又提高了行业水平。”

  招行托管模式创中国基金会先河

  让杨鹏满意的,不仅是他用一年的时间,磨练出一个“来之能战”的团队,就在当天上午的理事会上,壹基金有了一个新的动作。

  1月11日,深圳壹基金与招商银行签署托管协议,招商银行将作为首家公益慈善基金的独立第三方托管人正式参与到公益基金的运作环节。

  而根据协议,双方在公益慈善基金的托管方式、信息传递、信息披露(托管报告)等方面达成一致意见--招商银行托管壹基金,将每年收取1元托管费。招行作为托管人,可为捐赠人提供捐赠款项实时到账短信通知服务,即所有通过招行结算平台捐款的捐赠人,只要选择预留手机号码,壹基金招行托管账户在收到相应捐赠款后,即实时给予短信通知回复。

  杨鹏表示,实行这样的托管后,壹基金将成为基金会里透明化指数最高的一个。因为这套系统在那里,想动善款就需要走流程、走手续,谁也造不了假。

  除了充分公开信息,壹基金还采用民主自治与双重的第三方监测。同样是“海洋天堂”计划,第三方机构“倍能组织能力建设与评估中心”受聘于壹基金,对该计划下各NGO的项目进度和成果进行全程监测评估。监测的“调查对象”包括NGO和受助者,定期出评估报告,提供建议。除了“倍能”,同时还有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对壹基金的财务报表进行审计。

  据了解,为了充分保证项目执行的公开透明、资金使用的清晰明了,从“海洋天堂”计划启动开始,壹基金就制定了明确的项目指南和财务手册,并对所有执行机构都进行了统一的财务和项目执行规范培训。不仅如此,壹基金还将投入资金建立受益儿童数据库系统,精确跟踪每一名受益儿童。同时面向社会公开招募媒体观察员,充分监督海洋天堂计划的执行。

  1月11日这天,透明再次成为全场的关键词。因为要透明,选择前行,因为有透明,选择放心捐赠。而在杨鹏心中,还有一个即将成型的构想:一套社会组织专用的财务信息披露模版即将开发成功,目前已有壹基金下的USDO自律联盟的几个机构在试用。也许再过几个月,依靠这个模版将彻底解决“什么是透明,怎么样做才能算透明”的难题,到那时,三个大学生用三天的时间就可以给全国的基金会打个分,公众将简单明了地了解基金会的现状,把捐款给谁再明晰不过。

  想到此,杨鹏哈哈一笑。当然,他期待这一天到来时,中国的公益组织都能更加透明。

 五问 壹基金秘书长杨鹏:

  做好今年

壹基金秘书长杨鹏

  杨鹏,现任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曾任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秘书长

  一问 关键字:战略

  《公益时报》:壹基金在过去一年主要做了哪些事?

  杨鹏:其实,7月前,乱成了一锅粥,很多人离职,做什么呢?大家都有点心慌,我们就先做了“大爱压岁”,这是个让人沉下心来看人看事的时机。

  南下深圳后,李连杰此前发起的两个基金会还有项目35个,资金1400万元,深圳壹基金把它们承接下来,大概花了半年时间。同时,我们把几乎全部精力花在定战略上。如果连做什么都不知道,该怎么用善款?又怎能用好善款?定战略比募款重要得多。于是,去年7月,三大战略对外公布,壹基金实现了转型,从此专注于三个领域。

  二问 关键字:救灾奖

  《公益时报》:这次的年度交流会上颁发了“民间救灾奖”,壹基金这一年的救灾做的怎么样?

  杨鹏:本次“救灾奖”是首次对民间的救灾力量展开评选,奖励优秀组织和个人,奖金总额40万元。而救灾是壹基金新启动的项目,2011年留给我们真正具体做事的时间很少,只有四个半月的时间,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帮助了40多万人次。2011年,国内救灾11次,国外救灾4次,让7万人受益。在汶川重建了23个项目,在玉树重建了5个,灾后重建让34万人受益。

  三问 关键字:筹款

  《公益时报》:新生的这一年,壹基金筹款如何?

  杨鹏:2011年,我们忙于定战略,在募款上没下工夫,即便如此,还是募到了过亿元善款,与往年持平。总的收支情况是总收入1.0839亿元,总支出7240万元,管理费只占总收入的4%,远远低于国家规定的10%的上限,做到这一点不容易。

  四问 关键字:透明

  《公益时报》:大家一再提到公开透明,壹基金又开展了银行托管,底气何来?

  杨鹏:我们的法人代表是着名经济学家周其仁,王石、李连杰、马化腾、冯仑、马云、马蔚华是我们的理事,这些人不在壹基金拿一分钱的工资,所以他们好意思拿发票来壹基金报销吗?

  这些成功的企业家能把这么大的企业管好,还能把壹基金搞得乱七八糟吗?我想,公众对他们是充分信任的。最重要的是,我们坚持公开透明,我们的报表干干净净、清清楚楚。这一点,壹基金必须一定要做好。事实上,现在理事们已经不太关心这个问题了,大家都在讨论做预算方法,

  五问 关键字:月捐

  《公益时报》:未来一年,壹基金的主要方向将在哪里?

  杨鹏:今年主要做月捐。在壹基金2011年的善款中,有一半是散捐。散捐中,又有一半来自网上银行转账,此外,通过支付宝、拉卡拉和财付通等电子支付工具捐款的也越来越多。我们的理念是“人人公益”,假设100万个人各捐1元钱,有企业一次性捐款100万元,非得二选一,我肯定选前者。前者募捐成本高,但那是100万份爱心,更有意义。

  我们的考核排序如下:第一是受益人数,第二是参与人数,第三才是资金数量。我们发起“大爱压岁·温暖孤儿”计划,志愿者拿着募款箱上街,可能一整天下来只募到了几千元,但这不要紧。很多家长领着孩子往募款箱里投一元钱,家长手把手行善,将影响孩子的一生。从这个角度看,假设1000个孩子捐了1000元,就有1000个孩子受益。

  因此,如果今年做好月捐,那么壹基金就腾飞了。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