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红十字会新任副会长:要赚钱请远离红十字会

2015-06-25

 

来源:重庆晨报

 

中国红十字会新任常务副会长赵白鸽

 

    “这个事件把红十字会这个有107年历史的百年老店推到了风口浪尖。”前日,新任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在北京出席一论坛时首次对“郭美美事件”作出回应,她表示,红十字会将深刻反思,并进行实质性的改革和完善。

    “郭美美事件”发生三个多月后,赵白鸽由国家人口计生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任上调到中国红十字会,至今已有1个月时间。赵白鸽表示,红十字会的管理链条中必须形成共识:“要赚钱的,你就远离红十字会。”

郭美美事件是提醒和教育

    赵白鸽在演讲中谈到“郭美美事件”时称,红十字会这个有107年历史的百年老店一度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她认为,尽管根据调查和审计都表明郭美美本人与中 国红十字会无关,其炫耀的财富也与公众捐款、项目资金无关,但“在数周之内就引发公信力的危机,我们要就思考在战略制定、宣传、管理上存在一些什么样的问 题”。

    她认为此次网络事件对中国红十字会是提醒和教育。过去30年,世情、国情、民情发生了重大变化,公众参与度增加,希望知情、提出意见,并希望这些意见进入到议程和执行层面。同时,信息化已经成为社会改革的强大推动力量。这些都对社会组织的发展提出了挑战。

赚钱和红十字会精神相悖

    赵白鸽表示,对于未来发展,红十字会需要系统地、深刻地反思,需要有实质性的改革和完善。

    对于社会组织的发展,她认为,必须要建立由政府、社会组织、企业、公民共同组织的在人道救援和慈善事业的体制机制,并形成公开透明和规范化的管理,同时还要完善与社会和公民沟通的畅通渠道,站在公众的立场上保护公众的利益。

    “党纪国法是我们要遵循的原则,而人道、博爱和奉献则是道德底线。”赵白鸽说,她在最近召开的红十字会普法宣传动员大会上讲话时称,要赚钱的人远离红会,因为这和人道、博爱、奉献的基本原则和精神是完全相悖的。

赵白鸽表示,红十字会今后将积极了解公众需求和期待,接受公众的咨询和批评,她呼吁,全社会对正在发育的社会组织应给予呵护、关爱、支持和帮助。

 

<人物专访>

    记者:红十字会作为慈善组织对救助对象进行捐助,缺点体现在什么地方?

赵白鸽:第一是应该很 好处理和政府的关系。既不是隶属,也不是对立,而是相互支持、合作的关系。社会组织可以从政府拿到资源,接受购买服务,但是不能过于依赖,丧失了独立性。 要通过改革,真正建立一个和政府、企业、新闻媒体和公民共同形成的合作伙伴关系,这是很有必要的。

    第二是对资金使用的情况,社会批评说不透明,但是我认为还不是不透明,关键是内部管理还要着力加强。上百万笔的捐款来了以后,如果没有现代的记录体系和管理程序,要搞清楚是很难的。现在我们要把信息化搞起来,真正做到科学、透明、公开。数字都查不清楚你怎么弄法?

    第三是我们作为社会组织,宣传动员能力还很不够,红会是典型的案例。红会107年历史,特别是最近十年,做了很多工作,但是一个网络事件,几个礼拜就可 以把你打得稀里哗啦。必须要让社会了解你,要有宣传自己的能力,特别是凝聚共识。很多非政府组织,这方面是不够的,抗击风险能力就差很多,一个问题下来以 后就把你撕碎了。

记者:保证资金使用的公开透明,今后的具体做法是什么?

赵白鸽:我们现在是分两部分,一部分是政府 投资,国家的行政审计非常严格,这一块管得不错。社会捐赠这部分,第一点必须严格按照捐赠人的意向来实行定向的支出。第二,要确保严格的资金管理规范,包 括决策预算的科学、执行过程的公正,以及有效的监督程序。三个环节,预算、执行、监督。

    促进资金管理,我认为还有四个重点:一是信息 化,我们要建立一个综合信息系统,实行更细致、严格的内部管理和更清晰、透明的外部公开。二是加强职业化队伍建设,从项目设计到执行,有一帮人来推动,有 懂慈善的、社会活动的、市场的、管理的、财政的,也要有懂宣传的。职业化的队伍建立起来,这是红会将来一个很重要的保障。三是新闻监督,通过零散的分散的 案例发现以后,我们及时调查和处置。四是专家参与,今后我们要引入外部人、第三方进入到我们的资金管理和使用过程中,特别是专家,他们不仅提供智力支持, 也可以形成重要的中立性的监督。

    记者:“郭美美事件”之后,红十字会接受的捐赠骤降,现在项目的运作怎么样?赵白 鸽:总的来说,我们多年来形成了可持续的筹资机制,从政府、大机构、个人到国际都有捐赠,我们也有一定的储备,这些都保障了项目的继续运转,保障了我们在 国内外的救灾救助工作。我感觉,整个社会还是理性的。我问过一个捐赠人,你为什么这个时候还在支持我们?他说红会还是一个很严肃的机构,是一个信得过的机 构,他对红会比较了解,也很有信心。

记者:现在兴起很多民间慈善机构,像壹基金,对它们红十字会是怎样的态度?

    赵白鸽:其他慈善机构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我们不是排他的。中国的人道救助、慈善领域要做的事情很多,缺口很大,目前这方面的机构、人员、筹资不是太多,而是 不足。因此我们要和其他慈善组织密切合作,形成合力。我们不是垄断的,也垄断不了,我们愿意和大家一道,凝聚社会共识,汇集更多资源,传递到最需要扶助的 人群中。

 

相关新闻>

慈善立法步伐加快

    在日前举行的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张学忠透露,制定《慈善事业法》已列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和2011年立法工作计划。

    据悉,《慈善事业法(草案)》对慈善募捐作了专章规定,明确了慈善募捐的定义、主体、慈善募捐的原则及民间组织需要具备的条件、申请程序、许可决定,捐赠人及其权利、义务、捐赠凭证,募捐情况公告等内容,议案中所提建议内容已基本有所体现。

据《中国青年报》、《南方都市报》

人物特写>

    “中国红十字会过去多年做了大量工作,没有人去宣传,一两个缺失,而且还是noevidencebased(没有证据支持的),就对红十字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让我很震撼。”

在演讲和接受采访时,赵白鸽经常蹦出几个英文单词。事实上,现年59岁的她,曾于上世纪80年代末获得过英国剑桥大学的生物医学博士学位,回国后一直在人口计生部门工作。

“不要着急,你们的问题我都会回答。”履新中国红十字会1个月后,赵白鸽第一次对“郭美美事件”和红会改革发表看法,采访过程中,她坚持回答了每一个记者的每一个问题。

采访临近结束,赵白鸽与在场每一个记者交换了联系方式,“请你们告诉大家,红十字会在改革。”

Powered by CloudDream